联系电话
出国看病动态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出国看病动态>去日本看病机构;日本上门口腔医疗服务

去日本看病机构;日本上门口腔医疗服务

更新时间:2018-10-03 12:24:42

编辑:www.medi-handy.com

 牙医L,成都华西口腔科医院硕士,日本东北大学齿学部博士,中国口腔执业医师。受邀给大家分享日本上门口腔医疗服务的见闻。

 

出国前最后一次看牙医应该是小学的龋齿。到了法国五年后看牙医才知道,原来法国医生建议每年都要例行检查一次。国内基本没有每年定期检查的习惯和意识,而很多人甚至会拖到痛得不行才去医院看病。去年,父亲就是这样拖到最后去看了医生,结果牙齿没有保住。就是这样才意识到,牙齿痛起来才知道健康的牙齿很重要啊。

 

牙医L会在这篇以第一人称为视角的文章中给大家分享四个方面的内容:

- 日本医疗背景

- 日本老年人的生活概况

- 日本上门口腔医疗

- 中国上门口腔医疗的前景

日本医疗背景:

日本就医必须先去周围的私立,如果私立解决不了,会写单子转诊到公立,若直接去公立,需额外支付3000日元。支付费用方面,国民保险承担70%,连日本人自己也承认保险制度过好,保险内看牙太便宜,牙医要想真正实现经济自由还需要推自费看牙项目。

比如有一次陪认识的一位老爷爷去口外(自己学校附属医院)拔牙,上了70岁治疗费一折,前牙的残根算下来人民币20多块钱,这个价格就是中国乡村诊所都不太可能。除了治疗口腔,我也曾探望过他做胃癌内窥镜手术,住院十天,四人一个大间,有私密隔帘,包含住院所有餐。餐也是专门营养部根据他的病情搭配的,随叫随到的和蔼可亲耐心的医护,总之这样一个国内顶级私立病房的标配,在日本不过是普通医院的缩影,治疗费不超过人民币5000。

说到牙医,在日本牙医圈有句俗语:‘牙科诊所比街边的便利店还多’。日本自70,80年代开放私立牙科医学院后,牙医的数量呈井喷似增长,再加上国家对开业政策的放开,财政上对医疗的投入,人员的充足,国民的护牙意识良好,日本的牙医访问医疗得到了有效地开展。

日本老年人的生活概况:

日本是全世界公认很早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国家。日本给我的印象一直是,日本老人长寿者极多,70都不敢称老年人,并且晚年生活自由丰富有尊严,不会太介入成年后的下一代生活,更不需承担第三代的养育责任。

他们大多数退休后,有着高额的保险养老金,交通医疗等有最大化的补助,我认识的老人退休生活大概有三类:

1、参加各种各样的志愿者团体,组织,为社会服务;

2、选择再就业,开出租,酒店大堂,都能看到老人们忙碌的身影;

3、洒脱型的,环游世界旅行

很多老年人也会选择在养老院养老(事实上,上门口腔医疗一日行当中,我就走访了2家养老院)

 

日本上门口腔医疗:

上门访问医疗做的最多的有,拔除简单牙齿(没错,敢在病人家里拔牙,可见这国家医患关系之良好),洁牙,做活动假牙,调磨假牙,照小牙片,等。病人都是事先电话预约好,甚至已经多次复诊。上门价格大概是诊所诊疗的10倍左右(具体几倍已记不住清楚,但肯定不便宜),政府会补贴大部分,再加上保险制度完善,其实病人花钱并不多。当然因为补贴较多,政府对诊所开展的访问医疗会审查的比较严格。范围大概是诊所十公里以内。

日本齿科大学有明文规定,教职工和学生可以在工作周选一天出去兼职,外面的诊所也会给学校的医局长保持联系,请医局长帮他们分配学生老师出去兼职。一天的兼职工资能达2~5万日元。

下面是牙医L在日本的上门口腔诊疗笔记:

时间:2015冬

地点:日本仙台市

坐骑:类似救护车的访问医疗车

am 10:00 ∇

第一家是一个郊外的两层楼的民宅,住着70岁的老两口。老太太躺在床上时而清醒时而迷糊,老爷爷出来迎接我们。这次上访原因是老太太下牙疼。

老太太的病床是遥控升降的,老爷爷看起来很熟练的把床背遥控靠直,让老太太坐起来。医生先用便携式牙片机给老太太先照了牙片,然后从厨房找来温水并把牙片包在温水里洗片,很快也就显了影。最后诊断结果是牙周炎引起的牙髓炎症,需要局部洗牙加开髓。上门医疗的专用箱子配了动力系统,护士在一旁配合强吸吸唾,吸出来的污水有专用的瓶装接住,所有的器械都在诊所消了毒密封。之后打麻药开髓,一切与椅旁操作无异。

治疗结束后,医生交代注意事项,并记录病例以及约定下次复诊时间。所有的医疗废品和垃圾,也是跟着医疗车走。

am 11:00 ∇

第二家是养老院,在这一个小小的地级市,大小养老院多达数十家。这家规模类似我国的小型民营医院,三四楼高,有病院区和养老区。和前台打了招呼后我们径直上楼,病人是慢性病的k先生,具体病因我已不记得,S君说这是个很麻烦的病人。怎么麻烦,我很快就见识了。

整个诊室四张床位,虽是日本再普通不过的老人院,格局和中国的VIP病房差不多,每个病床配电视,dvd,还有帘子隔间。主管护士带我们到病床旁边,k病人的全口假牙坏了需要重做,上次就应该取印模的,但是k病人精神意识比较受限,治疗进程非常缓慢。

此处省略1万字抓麻的经过,最后的结果就是成功把模型和咬合都取好了。 

pm 2:00 ∇

中午稍作休息后,开始下午的出诊。第三站是另一家老人院,该老人院没有住院部,是纯粹的‘养老’。依据上次诊断结果患者需要拔出三度松动牙,此次出诊目的就是拔牙:直接打麻药拔牙缝针。病人年龄很大,整个过程意识还是不太清楚的,也没有家属陪同。

趁着观察止血的时间,我偷偷溜出去晃了晃,发现一个大厅坐着轮椅的白发老人们排成两排安静地看电视,活动室里护士跪在地上,教四五个老人在做手工艺品,老人们很笨拙可爱地认真做着,还有些人在玩填字游戏,说是防大脑退化。养老院,幼儿园,竟有些类似,是起点还是归宿?话题扯远了。

pm 3:00 ∇ 

第四家是个意外的地方,一家拉面小店,病人就是老板,一个元气十足的中年人,一进门就是日本习惯的大声招呼欢迎,看多了老年人,没想到这样的也是访问医疗的对象,打听才知道他有某种慢性疾病,在访问医疗范围内,他说有颗牙经常不舒服,想看看怎么回事。我们打开电筒和一次性器械盘敲了敲摇了摇,初步判断需要拔牙。老板对拔牙有些害怕,说考虑好会再给齿科打电话,大家就聊了聊家常,就告别离开了。

中国上门口腔医疗的前景?

在日本上门口腔医疗处理的大部分情况都是会让国内老年病人“将就,忍忍”的小问题,或者病人出于行动困难和没有时间等因素会放弃治疗的。 上门口腔医疗,是面对任何一个口腔病人,都要尽可能极致地给予最好的哪怕也是最微小的帮助,极大提高了病人的生活质量。

中国迟早会进入大面积的老龄化社会,医疗能否让中国老年人老有所安呢?

从技术上来说,上门口腔医疗完全可以实现:口腔治疗的特殊性在于不需要团队和高精尖设备,条件有限的时候,一双手,一个便携箱子,就能完成很多治疗。

其实在中国,最主要的难题是政策和风险考量,人与人的信任度以及法律法规还不够健全和清晰。在日本,即便病人意识不太清楚,家属不在场的某些情况下医生还能拔牙。如果同样的情况出现在中国,怕是一旦出现意外,各个部门的责任问题难以扯清。


地址:地址:天津开发区二大街海晶汇利2层    全国统一24h客服热线:40082700059    
Copyright © 2017-2018 天津朗汉迪健康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 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:津ICP备17007170号